语言文学网-学术论文、书评、读后感、读书笔记、读书名言、读书文摘!

语文网-语言文学网-读书-中国古典文学、文学评论、书评、读后感、世界名著、读书笔记、名言、文摘-新都网

英语第二公用语化问题与中国需要的语言对策

http://www.newdu.com 2018-05-24 华语桥 史有为 参加讨论
    零  英语第二公用语化问题由来
    2000年开始后不久,日本媒体便报道了一个惊动四邻的消息:日本首相小渊惠三的个人咨询机构“21世纪日本的构想”恳谈会[1]于1月18日提出了最终报告书,报告书内包括了一系列在15-20年之后为确保日本在21世纪各方面领先与生活优质的建议[2]。建议之一是:面对全球化的前景,为了确立国际对话能力(global literacy),有必要设立全体日本人在成为“社会人”[3]之前必须习得实用英语的目标,公众机关有使用日英两种语言制作其刊行物的义务,并有必要将英语作为“第二公用语”[4],为此,建议在国民中长期议论。“公用语”可以包括官方语言,还可以指称各种官方和民间机构、团体、会议内发言和印发文件所正式使用的语言,甚至可以包容国家和国际的共通语[5]。如果这个建议获得采纳并通过,那么到建议实施时,各个机构、学校、企业、团体、会议内应该使用日、英两种语言,而且所有的文件都必须使用日、英两种文字。
    一  日本的英语第二公用语化建议的相关分析
    1.1  建议的价值
    1.1.1  日本的必然课题。日本媒体所报导的是一个十分大胆又容易引起争议的建议,然而又是一个无法回避的课题。据笔者观察,这个建议除了考虑到全球化因素之外,显然也是建立在21世纪可能是亚洲的世纪这一假设基础或可能背景上,并立足于再现政治大国这个宿愿上的。日本在21世纪面临的是亚洲多个邻国在政治和经济上的强劲崛起,面临的是资本国际化和经济全球化。环视亚洲经济最活跃、最强劲的一些地区,几乎都是以英语为官方语言/正式语言/法定语言或实际上的通用语言,比如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度、泰国、菲律宾等等。而中国大陆及香港和台湾则也集中力量推广英语教育、提高各类人才的英语水平;在韩国,英语也是外语第一选择,地位在日语之上;甚至连越南这样的传统法语地区也在大力发展英语教育。由于英语已经成为实际上的“准”世界共通语(也有学者认为已经是世界共通语),成为各类国际会议的必设会议用语,成为世界贸易中的当然交际用语,成为网络时代的最通用语言[6],因此,以英语为官方语言或正式语言的国家和地区在与世界交往中就占有最方便的沟通工具,并具有较有利的工作环境。这些显然对国际投资集团具有很大的吸引力。如果一个国家在经济上获得成功,那么在政治上就必然随之得益,政治地位的提高也是必然的。最好的例子便是新加坡。一个蕞尔小国,居然赢得相当高的国际地位与多方尊敬,除了他们的领导人具有非凡的战略眼光和外交艺术外,最根本的还是经济上的成功与随之获得的实力。日本从上个世纪末最后十年代开始,经济泡沫破裂,步入衰退,至今回天无力,复苏缓慢。而日本心心念念的仍是政治大国之梦,无法放弃。日本是个岛国,基本上是外向型的经济,对世界市场的依赖成为其维系生命之关键。如果日本在经济上不能吸引国际投资,也就无法在亚洲或世界保持领先,那么其政治大国之梦的实现将遥遥无期。因此,一些外国(例如韩国)评论认为,这个建议如果得以接受,将是明治维新以来最重要的一个战略决策。
    1.1.2  日本的深层文化转向。这个建议也可能是日本进一步的文化转向,是更深一层的转向西方。如果说明治维新的第一次转向主要是从物用表层上改造日本,使之转向以欧洲为代表的西方并希图“脱亚入欧”的话,那么未来可能的这一次则将主要是从深层改造日本,使之从思维符号开始到思维方式全面转向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并借此达到政治上雄踞世界前列的目标。深层的变化已半是现实:日本现在崇拜的是美国文化,教授和使用的英语几乎也都是美式英语,流行的外来语几乎都是直接输自美国。政治上的欲望也是众所周知:日本就其统治上层的本质而言,是不可能永远屈从于美国,它将利用英语来成就永远的政治大国之梦。日本的历史告诉人们,日本的发展和崛起是与几次外来文化的全面引进息息相关的。每次外来文化的引进和全面推行,日本的国力就提高一大步。一次是引进中国文化,一次是引进西方文化,每次都是有用就学、就用,并不理会“体”或“用”的问题,因为,这并非理论问题,而是实践问题。因为日本的上层深信:日本文化的特质并不会在引进中消失,而只可能更强大。日本的强大才有日本文化的强大。由此看来,日本采取英语第二公用语化,这确实是个战略决策。
    1.2 建议所体现的现实。
    这个文化转向已经在现实的逼迫下开始在日本的某些企业内成为活生生的现实。1996年以来,著名的马自达(MAZDA)汽车公司和日产(NISSAN)汽车公司相继遭西方同行收购,公司最高主管人员从黄皮肤换成了白皮肤。例如日产的新头头虽然是来自雷诺汽车公司的法国人,但是他却以英语作为工作语言。两个公司内部的会议也均以英语作为“公用语”;原来英语作为“公用语”仅仅限于海外部,在每天硬性安排学习英语的推动下,现在英语的公用语化已推广到了全公司;公司内部的文件也大半是用日语和英语同时写成。这当然逼得日本职员浑身冒汗,然而却又是不得不面对的现实。日本《读卖周刊》(2000年2月13日)评论指出,在当今世界上要能出头发迹(日语“出世”),其条件是“E加E”(E plus E)。前一个E是指English(英语) ,后一个E是指E-mail,E-commerce中的E(Electronic,电子的)[7]。该刊并且以“第二公用语化!在只用英语的会议上也不能沉默”作为专文的题目。
    1.3 对建议的争议
    在日本,已经有许多人表示支持这项建议,尤其是大企业界,持欢迎态度的更是比较普遍。支持者中如英语文学翻译家井上一马,指责日本人中对英语存在“合理无知”的态度,认为,因特网普及以后使用英语便成为十分必要;英语成为国国际语已是一种现实,掌握英语确实必要;应该及早考虑提高日本人的英语能力的方法。原跨国投资信托机构MIGA首任主席并历任原经济计划厅长官的寺泽芳男(曾写作出版《不懂英语国家将亡》)对此也持支持态度。他认为,五年以后英语将成为世界语,使用英语发送E-mail的人将必然增加,在世界化浪潮的冲击下,日本企业和外资企业合并以及外国人担任上级管理人员的情况也都将增加,确实有必要掌握好英语。曾任联合国副秘书长的明石康也赞成应该强化英语会话能力,否则日本就不能赢得国际社会的尊敬。差点儿成为东京都知事的东京大学政治学教授舛添要一也表示,要在这个时代生存下去,英语是必不可少的。在现实中,日本也确实存在着危机:1998-99年在亚洲21国托福考试(TOEFL)中日本的成绩才列第18名,仅仅比阿富汗、柬埔寨、老挝略为好些。这一方面是由于日本人的内向性格和日语本身音素过少等原因,更重要的可能是外语教师自己也说不好外语,课堂上尽量使用日语来教授外语,因而把学生引导到只会阅读、只会抠语法小问题的邪路上去了。这不能不使一些日本人士大声疾呼。
    但是反对的人也大有人在,尤其是在学术界。有人感情激动地说:“(我们/日本)已不是殖民地了”;有人说推出“英语重用论”,就可能意味着日语和日本文化的消亡,意味着“英语帝国主义”[8];相当多的公务员则认为日本已经有日语作为公用语了,对英语作为第二公用语的必要性表示怀疑。在这些反对者中包括有庆应义塾大学名誉教授铃木孝夫等多位知名人士,影响不小。另外有的学者如明治大学教授水野义明则认为:使用英语作为国际语有不公平感,而人工创造的Esperanto(中国译为“世界语”)可以避免英语太多的动词不规则用法,学习的时间却只有学英语的5分之1到10分之1[9],因此作为国际语的可能性较大。Esperanto诞生至今才110年(按:Esperanto是1887年诞生的),现在还处于过渡期。他深信,Esperanto可望于100年后在世界上得到普及。因此,英语作为第二公用语的建议是否能成为正式的政策还有待观察,即使能实施,那也需要走相当长的路。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评论
批评
访谈
名家与书
读书指南
文艺
文坛轶事
文化万象
学术理论